暈車就是要吃梅子啊嗯哼哼

最近關閉中,若要找我請用噗浪謝謝
ID:black_russia1314

東西微小說(加影日與烏武微小說各一篇)

在這邊向指正的朝倉表達感謝(鞠躬

啊還有這篇是慶祝新年的賀文喔其實

謝謝願意閱讀這字數少到爆而且作者不知道在想啥的微小說

下收

東西微小說(加影日與烏武微小說各一篇)



救生圈
「就算是被鐵壁擋下來的球,我也會維繫好的。所以請你再呼喚托球吧!!王牌!!!」—那句大喊就像是救生圈一樣,將自己脫離了深不見底的絕望之海。他的聲音讓自己看見了夥伴們的支持,也讓自己看見了他對自己無邊無際的愛。
多虧了你的聲音,我才能不再沉溺於失敗,多虧了你的擁抱;我才能重新振作,多虧了你的愛,我才有勇氣繼續向前邁進。
能夠認識並且擁有西谷夕,真的是我東峰旭一生最大的榮幸。

星星
練習完之後,西谷就和往常一樣拉著才和自己剛交往不久的戀人,也就是烏野排球隊上的王牌:東峰旭一起回家。「等一下我要吃喀哩喀哩!旭前輩你呢?你想吃什麼?」「我啊…吃雪糕好呢…還是冰淇淋好了…」戀人猶豫的呢喃讓西谷正想幫他做決定時,卻看見了像是灑滿鑽石一般的璀璨星空。
「旭前輩!你看!是星空耶!」聽見對方興奮的大喊,東峰抬頭一看,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嘆聲:「哇…!」
「很漂亮對吧?」「嗯,很漂亮。」但是你的笑容比這更加耀眼。—東峰心想,緊握住對方的手並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手指
「啊!」一聲驚呼讓大家停下了練習,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此刻的王牌正吃痛的握著自己的右手。「旭前輩!」正當仁花想要上前去關心時,西谷已經衝到了自家王牌的面前查看傷勢。大聲尋問:「有沒有怎樣!?」「啊,沒事的。只不過是因為太用力而破皮流血罷了。」「真是的,要好好注意啊!」邊說邊接過了仁花遞過來的救護箱,用酒精消毒的同時他看著對方的手:帶層薄繭的修長手指、厚實的手掌及修剪整齊的指甲…看著看著西谷忍不住親吻了下對方的手指。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意守護你,我的王牌。
因為你,是我唯一的信仰。
山谷
東與西。
山峰跟山谷。
旭日對夕陽。

仁花從來都沒有遇過有人的名字可以像是對比色一樣,完全對應著彼此。更何況他們的個性又是自己名字的對立面,這就更令人感到驚奇了。
但是當她看完他們的練習賽後,這個想法就消失了。
若是將球隊比喻成一體,身為王牌的東峰就是心臟,而聯繫大家的西谷則是血液。心臟為了讓血液重回自己的擁抱而跳動,血液為了重回心臟的懷抱而流動—他們渴求著對方,為了彼此的存在而努力著。
有點羨慕呢,這樣的關係。—仁花心想,此刻的他們看起來閃閃發亮。

拋棄
「我接起來的球,被你輕易的放棄了啊!」你抓著他的衣袖大聲吶喊,表情看起來痛苦不堪。其實你根本就不在意他無法得分,讓你憤怒的是他輕易的放棄了嘗試。其實你根本就不為無法獲勝而感到悲傷,讓你難過的是他的責任感現在卻變成了傷害大家的刀刃。你失望的不是他因為逃避而不敢出現,而是他居然就這樣輕易的捨棄了大家與他之間的羈絆。
「不要輕易的拋棄啊!」
拋棄對排球的熱愛,拋棄和大家的感情,拋棄你和他的牽絆…
不然,你是在否定我的一切啊。—你心想,表情滿是悲傷。

北極星
「地科真的是太難了啦!我哪會知道北極星要怎麼找嘛!」晚間練習結束後,正面臨期末考危機的西谷正在和一起回家的東峰抱怨著。「沒辦法呀,畢竟考試會考…對了,不然我教你如何?」說出這句話的東峰幾秒之後才意識到什麼,趕緊接著說:「雖然我地科也不是特別好啦只是我覺得…」「旭前輩要教我?好啊!」東峰話還沒說完,西谷就興奮的直點頭說好。「現在是春天的話……就是天空不是會有個很像勺子的東西嗎?」「嗯嗯!」「那個勺子的右邊頂端的部分……」東峰不自覺的搭著西谷的肩膀,指著那顆其實不是很亮的星星。好像旭前輩啊!—西谷看著北極星心想,雖然不是特別耀眼,但是永遠的指引著人們方向。
我的北極星,就在我身旁。

海邊
「所以這次合宿本來是在海邊?」正在收球的菅原尋問澤村,而他回答:「聽說本來是的,可是教練們覺得在海邊不適合所以就取消了。」「好可惜。」「是啊,本來想看你穿泳褲的樣子的。」「大地!」看著他們打情罵俏,正準備把用具收回倉庫的東峰聽到海邊露出了微笑。海邊啊…感覺會很有趣呢。—將用具放進倉庫,東峰邊想像著大家在海邊遊玩的樣子。在豔陽下大家正開心的打沙灘排球。田中一個扣球後,西谷想把球救起…白皙的皮膚被陽光曬得泛粉,隨著汗水滑落讓線條纖細的身軀更加誘人,激烈動作而有些滑落的泳褲露出了恥骨以及些許的……
天啊,以現在的模樣出去他一定會被當成變態。

上癮
「對什麼上癮啊…」日向認真的思考著健康課發下去的回家作業,而影山則是回答:「上癮?那不是毒品或酗酒之類的的形容詞嗎?」「可是老師說什麼玩手機或是吃甜食之類的也算耶。」
「你們這群排球癡不是早就對排球上癮了嗎?」月島冷冷地說,他們則是馬上回嗆:「那才不是上癮!那叫熱愛!」
「旭前輩,你對什麼東西上癮嗎?」站在一旁的西谷問東峰,他想了一下之後則回答:「應該…算沒有吧。如果排球不算的話。」他沒有勇氣說出口,其實他有上癮的問題。對一個叫西谷夕的人上癮。

本能(影日)
影山飛雄基本上是個靠本能生存的男人。除了排球以及為了應付考試,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所謂的直覺來選擇的。但就像是老天給的天賦一樣,影山的直覺從來都沒有出錯過,包括決定和日向在一起這件事情。他很高興能夠有排球,因為排球,他才會遇見日向。也很高興自已的本能如此的準確,因為這精準的本能,他才能和日向在一起。才能讓這個在球場上發光發熱的太陽,目光永遠留在自己身上。

戒煙(烏武)
「從現在開始你得要戒菸。」武田一鐵的這句話,讓烏養繫心瞬間傻眼。「為什麼好端端的要戒菸啊!?」「根據研究報導指出,香煙點燃所產生的煙霧大約含有七千種以上的化學物質,對健康的影響包括有肺癌、提早老化、更容易罹患中風以及陽痿……」「好啦好啦!我戒就是了嘛!真是的…」搔了搔那頭帶著髮箍的金髮,烏養對於自家情人的要求感到十分困擾。「如果你成功戒菸的話…」邊說邊來到烏養面前,並害羞的開口:「我就隨你怎麼玩…好、不、好…?」
烏養繫心,目前26歲。現在正為了獲得獎勵而努力戒菸中。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