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車就是要吃梅子啊嗯哼哼

最近關閉中,若要找我請用噗浪謝謝
ID:black_russia1314

及岩認親微小說

喜歡 (及川視角)



「小岩—」大聲的喊著對方的暱稱,你甜膩的口氣宛如情人之間的撒嬌。

「幹嘛啦笨蛋及川!?」果然,你馬上得到一記對方的大吼。

「最喜歡小岩了!!!!」邊說邊抱住了站在你前面,拿著球正準備繼續練習的少年。你閉上眼睛感受著炙熱的體溫,巴不得自己與他融為一體。

「熱死了啦混蛋!!!都這麼大了還這樣肉不肉麻呀你,垃圾川!」毫不留情的推開並用拳頭用力敲你的頭,你知道他總是認為那些動作和言語只是自己無理取鬧的方式。

可是小岩啊,我真的最喜歡最喜歡你了喔。


喜歡(岩泉視角)



「小岩—」聽見青梅竹馬在呼喊自己,你不悅的回頭大喊,並心想這麼大的一個人還宛如三歲小孩一樣幼稚。

「幹嘛啦笨蛋及川!?」

「最喜歡小岩了!!!!」話語剛落下,你就被你後方的少年緊緊抱在懷裡。配合那聲喜歡自己的咒語,你感覺自己的心臟在那一瞬間彷彿停止。

「熱死了啦混蛋!!!都這麼大了還這樣肉不肉麻呀你,垃圾川!」故作鎮定的推開對方並賞了他一記爆栗,你撇過頭趕緊離開好掩飾自己的害躁。甩了甩頭且催眠自己專注在練習上,你知道自己其實對於他懷抱著不同於普通朋友的異樣感情。

可是自己分不清,分不清那個垃圾川所說的話語跟動作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

算後續的東西XD



「好閃啊。」

「對呀。」

「我說阿松啊,我們以後是不是都要戴墨鏡來練習了。」

「別傻了,以這樣的閃度就算帶了一打都不夠用吧。」

「這兩個閃成這樣真不是一對嗎?我真懷疑他們的智商都用哪裡了。」花卷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們,松川則是在一旁聳肩說:「誰知道呢。」

談戀愛的人智商果然都很低。—兩人不約而同的心想。

-------------------------分隔線----------------------------------------

這篇是CWT認親時獻給嬌嬌太太的微小說

感謝嬌嬌寬宏大量的包容這篇我覺得很微妙的及岩

在我筆下的小岩好像一點都不帥氣真的很對不起QAQ

不過我認為我倒是成功寫出了煩人的及川(不要亂黑啊混蛋###

對於看到這裡的你,也非常感謝你的觀看(鞠躬

灰夜久 白色情人節小段子

很清水喔,清水到連作者自己都覺得很清水的灰夜久喔!
再次感謝閱讀這篇清水到連作者都很愧疚的灰夜久

下收

———————

灰羽列夫在白色情人節的當天感冒了。

原因跟他那單細胞的腦袋一樣簡單,晚上踢被子所以著涼了。此刻的列夫現在正病懨懨地躺在床上,呼吸紊亂、臉頰不正常的紅暈及大量出汗正顯示著他在發高燒。貼著退熱貼的額頭依然滾燙,彷彿可以看到熱氣從額頭冒出。


討厭,怎麼偏偏在這時候感冒發燒啦!—翻身閉上眼睛,他難過的想。明明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自己卻在病床上徘徊在痛苦邊緣,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很不幸。虧他還為了白色情人節而特別早睡,就像是期待明天要去遠足的小學生一樣。可是他在期待什麼?

「列夫夫—」愛莉紗打開了房門,手裡端著剛煮好的蔬菜粥跟一杯用馬克杯裝著的不知名飲料。

「啊,姐姐。」

「我拿午餐跟感冒藥來了!」臉上掛著溫柔笑容的愛莉紗將端盤放在床頭櫃上,而列夫勉強的撐起身體看向端盤上的午餐—充滿切碎胡蘿蔔和綠色花椰菜的蔬菜粥看起來鮮豔無比,但這讓不太喜歡這兩樣蔬菜的他臉色難看。

「MaMa說胡蘿蔔跟花椰菜對感冒很有效所以你要通通吃完喔,啊還有這個…」混合著香料、辣椒、檸檬及刺鼻酒精味道的飲料讓列夫原本難看的臉色更加慘白—那杯正是俄羅斯傳統感冒小偏方:綜合香料熱伏特加。

「熱伏特加也要全喝完,不然MaMa說她就要拿大蒜水滴到鼻子裡面治鼻塞喔。就這樣啦,列夫夫。要好好休息呦♡」愛莉紗貼心卻有點可怕的叮嚀完後離開了房間,只剩下列夫坐在床上臉上滿是無奈。



好不容易吃完蔬菜粥的列夫現在正在和那杯依然滾燙的熱伏特加乾瞪眼。儘管知道十分有效,但是酒精刺鼻的味道和辛辣的口感卻還是讓他卻步。
終於,他決定一口氣喝光那杯熱氣奔騰的綜合香料伏特加。捏著鼻子一灌—酸澀、辛辣和嗆鼻的感覺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列夫將加速了吞嚥的速度,過了幾秒鐘之後終於喝完了那杯令自己難以下嚥但卻十分有效的俄羅斯小偏方。

發燒的頭痛加上酒精的代謝反應讓列夫開始不正常的出汗,他昏昏沉沉的躺回床上然後軀起身子閉上眼睛。


要是沒得感冒的話,今天就可以拿到夜久學長給的白色情人節回禮了……—這是他昏睡前最後的想法。




當列夫再度醒來時,已是傍晚時分。他起身時發現燒已經退了,手腳也不再無力,鼻子堵塞也有大大的改善。

儘管如此,也沒有任何意義了。—他想,夜久學長大概會很生氣為何會放他鴿子之類的,想到這讓原本沮喪的列夫顯得更加垂頭喪氣。

穿好拖鞋並走出房間,列夫托著有點疲憊的身軀下樓,往下看去媽媽和姊姊愛莉紗正坐在餐桌前享用今日晚餐:奶油燉菜。但讓列夫覺得疑惑的是,為什麼自己位子上有一個保鮮盒。

「啊,列夫夫你醒了啊?」愛莉紗抬頭看到正要下來的列夫喊道,而他則是問對方:「姐,那個盒子是從哪來的啊?」

「那個啊,是你排球隊學長送來給你的喔,就是那個矮矮的,眼睛跟頭髮都是杏黃色然後接球很厲害的那個…」

「夜久學長!?」

「對對對,就是他!剛剛他來的時候…」愛莉紗還沒說完,列夫就興沖沖地衝下樓並拿走了保鮮盒之後又往自己房間衝。

「列夫夫,你不吃晚飯嗎?」正要將碗盤拿去水槽清洗的母親詢問,而列夫則是大喊一聲:我晚一點吃!說完就聽到「砰!」房門被關起來的聲音。

「真是的,列夫夫在急什麼啊?」愛莉紗困惑的抱怨,而母親則回答:「誰知道呢。」可臉上卻掛著了然於心的溫柔微笑。



來到書桌並打開了保鮮盒,裡面裝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稻荷壽司:有些飯裝太少而有點乾扁,有些則是太過飽滿而白飯有些露出來,角落還放著厚度不一的自製醃嫩薑。他撕下貼在盒子旁邊的便利貼,上面寫著:

居然是因為踢被子而感冒真是有夠蠢的,笨蛋!明天一定要好好讓黑尾讓你多練接發球一個小時!

這壽司是下午家政課時做的,因為做太多又看你感冒很可憐所以才送你的。感冒要趕快好起來啊,笨蛋巨神兵。


白色情人節快樂。

夜久

——————


列夫趴在桌上縮成一團,害羞又高興的情緒染上了耳梢。喜悅之感竄滿全身的自己要不是感冒還未痊癒,早已瘋狂大呼小叫加奔跑走跳。

他拿起手機並解開密碼是設為戀人生日的密碼鎖,打開簡訊後開始劈裡啪啦的,不知道在打什麼。



當夜久正在練習如何解開三角函數應用題的時候,手機突然發出了「叮咚!」的提醒聲。拿起來一瞧,是自家笨蛋學弟兼戀人所發出的訊息。

絲毫不以為意的他一打開簡訊並快速看過之後,紅暈就像爆炸一般綻放在夜久的臉上。

最喜歡夜久前輩了!下次白色情人節我一定會好好補償前輩的!by列夫


「搞什麼啊這小子……。」他害臊的呢喃著,臉上嘴角卻不自覺的為上揚。



後記:
很抱歉我在白色情人節的後兩天才發表這個小段子(鞠躬,這段是白色情人節當天在上德語課輔時盯著教室天花板的電風扇所想到的(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電風扇)。當初本來就有因為最近夜久學長的帥氣而要寫這配對,可是我還是無法正確地描繪出夜久學長的帥氣啊OTZ。

關於為什麼列夫家叫媽媽那邊是英文,其實那是俄語,不過打出來就和英語一模一樣就是了。而俄羅斯小偏方是google出來的成果,其實當初看到還有生嚼大蒜(我的天啊果然是戰鬥民族),但是我覺得太兇殘所以省略了(可是滴大蒜水進鼻子一樣很兇殘啊)。

(至於噗浪上提到的ABO,我應該會寫完啦只是要很久就是了……((還敢說)



總之,白色情人節快樂啦W

東西微小說(加影日與烏武微小說各一篇)

在這邊向指正的朝倉表達感謝(鞠躬

啊還有這篇是慶祝新年的賀文喔其實

謝謝願意閱讀這字數少到爆而且作者不知道在想啥的微小說

下收

東西微小說(加影日與烏武微小說各一篇)



救生圈
「就算是被鐵壁擋下來的球,我也會維繫好的。所以請你再呼喚托球吧!!王牌!!!」—那句大喊就像是救生圈一樣,將自己脫離了深不見底的絕望之海。他的聲音讓自己看見了夥伴們的支持,也讓自己看見了他對自己無邊無際的愛。
多虧了你的聲音,我才能不再沉溺於失敗,多虧了你的擁抱;我才能重新振作,多虧了你的愛,我才有勇氣繼續向前邁進。
能夠認識並且擁有西谷夕,真的是我東峰旭一生最大的榮幸。

星星
練習完之後,西谷就和往常一樣拉著才和自己剛交往不久的戀人,也就是烏野排球隊上的王牌:東峰旭一起回家。「等一下我要吃喀哩喀哩!旭前輩你呢?你想吃什麼?」「我啊…吃雪糕好呢…還是冰淇淋好了…」戀人猶豫的呢喃讓西谷正想幫他做決定時,卻看見了像是灑滿鑽石一般的璀璨星空。
「旭前輩!你看!是星空耶!」聽見對方興奮的大喊,東峰抬頭一看,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嘆聲:「哇…!」
「很漂亮對吧?」「嗯,很漂亮。」但是你的笑容比這更加耀眼。—東峰心想,緊握住對方的手並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手指
「啊!」一聲驚呼讓大家停下了練習,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此刻的王牌正吃痛的握著自己的右手。「旭前輩!」正當仁花想要上前去關心時,西谷已經衝到了自家王牌的面前查看傷勢。大聲尋問:「有沒有怎樣!?」「啊,沒事的。只不過是因為太用力而破皮流血罷了。」「真是的,要好好注意啊!」邊說邊接過了仁花遞過來的救護箱,用酒精消毒的同時他看著對方的手:帶層薄繭的修長手指、厚實的手掌及修剪整齊的指甲…看著看著西谷忍不住親吻了下對方的手指。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意守護你,我的王牌。
因為你,是我唯一的信仰。
山谷
東與西。
山峰跟山谷。
旭日對夕陽。

仁花從來都沒有遇過有人的名字可以像是對比色一樣,完全對應著彼此。更何況他們的個性又是自己名字的對立面,這就更令人感到驚奇了。
但是當她看完他們的練習賽後,這個想法就消失了。
若是將球隊比喻成一體,身為王牌的東峰就是心臟,而聯繫大家的西谷則是血液。心臟為了讓血液重回自己的擁抱而跳動,血液為了重回心臟的懷抱而流動—他們渴求著對方,為了彼此的存在而努力著。
有點羨慕呢,這樣的關係。—仁花心想,此刻的他們看起來閃閃發亮。

拋棄
「我接起來的球,被你輕易的放棄了啊!」你抓著他的衣袖大聲吶喊,表情看起來痛苦不堪。其實你根本就不在意他無法得分,讓你憤怒的是他輕易的放棄了嘗試。其實你根本就不為無法獲勝而感到悲傷,讓你難過的是他的責任感現在卻變成了傷害大家的刀刃。你失望的不是他因為逃避而不敢出現,而是他居然就這樣輕易的捨棄了大家與他之間的羈絆。
「不要輕易的拋棄啊!」
拋棄對排球的熱愛,拋棄和大家的感情,拋棄你和他的牽絆…
不然,你是在否定我的一切啊。—你心想,表情滿是悲傷。

北極星
「地科真的是太難了啦!我哪會知道北極星要怎麼找嘛!」晚間練習結束後,正面臨期末考危機的西谷正在和一起回家的東峰抱怨著。「沒辦法呀,畢竟考試會考…對了,不然我教你如何?」說出這句話的東峰幾秒之後才意識到什麼,趕緊接著說:「雖然我地科也不是特別好啦只是我覺得…」「旭前輩要教我?好啊!」東峰話還沒說完,西谷就興奮的直點頭說好。「現在是春天的話……就是天空不是會有個很像勺子的東西嗎?」「嗯嗯!」「那個勺子的右邊頂端的部分……」東峰不自覺的搭著西谷的肩膀,指著那顆其實不是很亮的星星。好像旭前輩啊!—西谷看著北極星心想,雖然不是特別耀眼,但是永遠的指引著人們方向。
我的北極星,就在我身旁。

海邊
「所以這次合宿本來是在海邊?」正在收球的菅原尋問澤村,而他回答:「聽說本來是的,可是教練們覺得在海邊不適合所以就取消了。」「好可惜。」「是啊,本來想看你穿泳褲的樣子的。」「大地!」看著他們打情罵俏,正準備把用具收回倉庫的東峰聽到海邊露出了微笑。海邊啊…感覺會很有趣呢。—將用具放進倉庫,東峰邊想像著大家在海邊遊玩的樣子。在豔陽下大家正開心的打沙灘排球。田中一個扣球後,西谷想把球救起…白皙的皮膚被陽光曬得泛粉,隨著汗水滑落讓線條纖細的身軀更加誘人,激烈動作而有些滑落的泳褲露出了恥骨以及些許的……
天啊,以現在的模樣出去他一定會被當成變態。

上癮
「對什麼上癮啊…」日向認真的思考著健康課發下去的回家作業,而影山則是回答:「上癮?那不是毒品或酗酒之類的的形容詞嗎?」「可是老師說什麼玩手機或是吃甜食之類的也算耶。」
「你們這群排球癡不是早就對排球上癮了嗎?」月島冷冷地說,他們則是馬上回嗆:「那才不是上癮!那叫熱愛!」
「旭前輩,你對什麼東西上癮嗎?」站在一旁的西谷問東峰,他想了一下之後則回答:「應該…算沒有吧。如果排球不算的話。」他沒有勇氣說出口,其實他有上癮的問題。對一個叫西谷夕的人上癮。

本能(影日)
影山飛雄基本上是個靠本能生存的男人。除了排球以及為了應付考試,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所謂的直覺來選擇的。但就像是老天給的天賦一樣,影山的直覺從來都沒有出錯過,包括決定和日向在一起這件事情。他很高興能夠有排球,因為排球,他才會遇見日向。也很高興自已的本能如此的準確,因為這精準的本能,他才能和日向在一起。才能讓這個在球場上發光發熱的太陽,目光永遠留在自己身上。

戒煙(烏武)
「從現在開始你得要戒菸。」武田一鐵的這句話,讓烏養繫心瞬間傻眼。「為什麼好端端的要戒菸啊!?」「根據研究報導指出,香煙點燃所產生的煙霧大約含有七千種以上的化學物質,對健康的影響包括有肺癌、提早老化、更容易罹患中風以及陽痿……」「好啦好啦!我戒就是了嘛!真是的…」搔了搔那頭帶著髮箍的金髮,烏養對於自家情人的要求感到十分困擾。「如果你成功戒菸的話…」邊說邊來到烏養面前,並害羞的開口:「我就隨你怎麼玩…好、不、好…?」
烏養繫心,目前26歲。現在正為了獲得獎勵而努力戒菸中。